ICG | 亿“疯”说:中晋系骗局:非法吸储400亿元 | 《百鸟朝凤》引发的票房和艺术片发展的思索 | 优酷进军VR怎么玩儿

ICG | 亿“疯”说:中晋系骗局:非法吸储400亿元 | 《百鸟朝凤》引发的票房和艺术片发展的思索 | 优酷进军VR怎么玩儿

原始标题:

【金融+】中晋系骗局:非法吸储400亿元 老板一月开销50万

      未来大厦、金茂大厦,以及更远处董事会所在的环球金融中心70楼,还有位于会德丰广场大厦、嘉里中心二期的静安分公司,银泰中心大厦的北京分公司……这些分布在最繁华地段顶级商务楼里的340余家公司,构成了徐勤金光闪闪的“中晋系”版图。

  然而几乎一夜之间,“中晋系”“忽喇喇似大厦倾”。4月4日,徐勤在虹桥机场准备出境时被警方截获。4月5日,“中晋系”高层陆续被全部控制。5月13日,包括徐勤在内的“中晋系”35名高管和业务经理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,由公安机关依法执行。




  据调查,“中晋系”多家公司累计向2.5万名投资者非法吸收存款近399亿元。截至案发时,未兑付金额达52亿元,涉及投资者1.28万余名。

  徐勤亲口向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证实:公司运作模式就是吸收新投资人的资金归还旧投资人的本息,维持公司的运作及自己的奢侈生活。金玉其外的庞大“中晋系”,不过是他一手包装的“画皮”,实际上早已千疮百孔。


  自制“光环”后的违法阴影

  “中晋系”对外募集资金的方式主要是以“私募股权投资基金”的名义。但按照证监会《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》,个人投资私募基金限制颇多:单只私募基金的投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; 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,或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。

  然而“中晋系”的理财产品5万元即可购入。在“中晋系”未兑付的52亿元中,投资金额小于100万元的投资人约1.26万人,投资总金额约为40亿元。

  法律还规定,合伙型、有限公司型基金投资者累计不得超过50人。“中晋系”正是为突破这一限制向更多人募集资金,陆续成立多达220余家“合伙企业”。一般每个“合伙企业”吸纳48名投资者,另两个名额属于“中晋系”自身,每个基金募集总额达1亿元。数额庞大的流动资金并未通过银行托管,几乎全部流进了“中晋系”自己的资金池。

  公安部门查证,整个“中晋系”220余家销售理财产品的“有限合伙企业”中,仅有一家到证监部门备案。

  “包装”是徐勤常常提到的一个词。他坦言,公司租赁高档场所办公是为了“撑场面”,而不少投资者直接从业务人员晒出的豪车名表中见识了这家公司的“实力”。

  据徐勤回忆,司按照不同产品类型,向每个客户经理支付4%-400%比例的佣金,平均佣金比例约12%-13%,逐步演变成将一个产品利率打包给客户经理,由客户经理自行决定给客户固定回报,余下就是客户经理的提成佣金。为了奖励客户经理,徐勤也拿得出“大手笔”。负责“中晋系”采购的陈亮回忆:“头一年奖过10辆MINI,第二年就是10辆法拉利。”



  “我研究过法律。很清楚这种募集资金的方式其实是非法集资。”徐勤坦言这些做法不仅是为“包装”公司形象,也是为打法律“擦边球”:“中晋系”试图用私募基金的合法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,以规避被认定非法集资;通过支付销售人员佣金,规避直接向客户承诺固定回报。甚至客户需要跟“中晋系”签订4份合同,合同中不注明投资回报,也是为了规避非法集资行为:“这些年我一直试图回避违法,但违法怎么能回避掉?”

  “内循环”式无果发展

  一些投资者执着地相信“中晋系”与那些出问题的金融平台不同,因为“中晋系”货真价实地投资了120余家“产业公司”,2015年10月起还细分为信息技术、金融、房地产、贸易和服务五大“产业条线”,并且控股两家“上市公司”,是真正有“实业”的金融投资平台。

  然而警方在查证这120余家公司时发现,绝大多数几乎空壳,仅十余家公司有“漂亮的业务记录”,但营业额却明显不符。

  陈亮讲述了这些“产业公司”的运作过程。以“中晋系”从事信息技术的羽泰信息公司为例,该公司本身不具备任何研发能力,陈亮在外找到一家同样从事信息技术的第三方公司,与羽泰公司签下100万合约,号称购买羽泰公司的“产品”;同时“中晋系”的母公司国太控股将与这家公司再签一份110万的“采购合同”:“实际上两个合同的买卖都不需履行,国太控股出合同金额10%-20%的钱给第三方公司,做个流程出来,贴钱给羽泰公司增加业绩,‘讲故事’ 给投资人听。”

  采用这样的方法,“中晋系”虚增了“产业公司”经营收入8.45亿元,实际为此向外支付了1.48亿元:“整个过程就是‘中晋系’的‘内循环’。”

  “中晋系”旗下部分产业公司虽有一定收入,但均为亏本经营。以开设在外滩5号的中晋博物馆为例,销售纪念品总收入330万余元,但国太公司仅房租、物业费用就高达2200万元:“这也是做给投资人看的,毕竟除了报表,还要有点看得见的东西。”

  警方调查发现,“中晋系”的资金几乎全部在内循环——由“合伙企业”吸纳公众资金至国太控股,国太控股再用资金包装“子公司”、股市对冲,几乎没有任何投资盈利渠道,投资者的本息来自新投资者的资金。徐勤亲口承认:“我们从资金运作模式来说就是‘庞氏骗局’。”

  “中晋系”无“造血”能力

  今年4月5日,就在徐勤出境被警方拦截后一天,中晋合伙人微信号还发布消息称:中晋一期基金50亿完成募集,共募集资金52.6亿元。不少投资人感到不解:“中晋系”看上去发展态势良好,警方为何此时出手?

  据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介绍,有人举报“中晋系”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后他们就着手调查,发现大量投资、实体经营系虚构,“中晋系”并不具备“造血”能力。

  此外,警方在调查中也发现,近期“中晋系”已在香港建立相关渠道,“中晋系”高层人士出现异动。4月4日徐勤试图出境,警方果断采取措施,终止了徐勤的“吸金计划”,也防止了更多的投资者陷入。

  “有人以为募集资金52.6亿元是我们账面上有这么多钱,其实是我们负债52.6亿元。”徐勤坦言,以当时资产状况肯定不可能兑付这么多钱,“中晋系”旗下经过包装的“产业公司”几乎没有可能在境内通过IPO上市融资,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到香港试图“借壳上市”:“我们在香港找了三家公司,想看能不能侥幸通过审核,变现后还给客户。但香港联交所审核也很严格,而且上市后是否真能套现也不好说。”

  案发前,徐勤曾粗略统计:包括办公场所租金、员工奖金及佣金、经营日常开销每天支出约300万元,投资人本息每天支出约200万:“一天支出约500万元,每月就是1.5亿,这些钱全部来自投资者。”

  案发后,公安部门迅速对涉案公司及高管的银行资金、房产、车辆等资产扣押、查封、冻结,全力展开追赃挽损工作,以最大限度减少投资者的损失。

  目前已经查扣的涉案车辆、游艇,公安部门使用办案经费专门租赁室内场地,定期保养维护,使其始终保持良好状况,以利于这些资产后续拍卖处置时尽可能减少折损。

  “就算明天死了也没话说”

  “‘中晋系’实际控制人徐勤非常神秘,对外从未公布过其年龄、教育、从业背景……”这是网上对于徐勤的描述。短短5年时间,“中晋系”快速崛起,引起一些投资人的联翩浮想。

  警方调查,徐勤1981年出生,上海人。父亲是上海一家运输公司的普通工人,母亲是一家托儿所的保育员,均已退休。前妻徐某和现任妻子殷某,都来自普通工薪阶层。徐勤向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证实了这些情况:“我们家和政府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  1999年高中毕业后,徐勤入伍服役,2008年回到上海,在沪上某三甲医院基建规划科任科员。当时,徐勤开始自学金融知识,但没有参加任何资格考试:“我想我是一个金融爱好者。”

  2011年9月1日,他带着向家人、亲友和4个合伙人凑来的500万资金,租下金茂大厦31楼一间办公室,注册上海中晋财务咨询有限公司。以承诺月利率2%的方式,他们“小打小闹”地拉了第一批投资人。直到2012年6月,他才正式从这家医院辞职:“我认为我可以离开体制创出一番事业。”

  短短5年时间,徐勤站在了财富之巅。上海地标性住宅汤臣一品,徐勤买了3套,却租住在同一小区另一套面积1200平方米的顶楼复式楼,每月租金至少20万元,加上司机、佣人和厨师等专门服务人员,他和妻子一个月生活开销就是50万。

  警方在徐勤家搜查时曾发现,成捆的欧元、美元和人民币塞在纸袋子里,被随手摆在了窗边。

  徐勤曾购入一辆全球限量8辆的布加迪威龙跑车,全部开销逾4700万元,而徐勤购买的多部豪车总价达1.48亿元。陈亮说:“在我们看来,真是神仙一样的日子。他本人也说,就算明天死了,也值。”

  不过同样一句话,徐勤却说,自己的意思是“我对不起投资者,就算明天我死了,我也没话可说。”

  徐勤为公司取名“中晋”,特别是注册“中晋1824”的商标,曾让许多人以为他与山西有关。徐勤告诉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,这只是因为自己自学金融时得知晋商票号“日升昌”是中国第一家票号:“想把晋商票号的优秀传统继承下来。”

  按照徐勤的设想,自己想搭一个资金中介平台,通过从社会募集的资金放贷给优良的、有较好盈利能力的项目,自己赚利息差价。

  然而募集到资金以后,他很快发现始终找不到好的投资项目来覆盖资金利息。他还曾试图自己培养“种子企业”,但挑选的一批项目一年后没有一个能达到考核指标。

  随着投入越来越多,徐勤说自己已经有了变现退出的念头:“有一万多投资者,几千名员工,我感受到压力,对于钱我已经没有享受的感觉了。”

  “希望通过你们告诉像我一样的人,请他们尽快停止。金融的风险必须畏惧。”隔着铁窗,徐勤说,如果有一天还能够回归社会,他希望做一个普通人,一个好父亲:“这就是最幸福的事情。”


【影视+】《百鸟朝凤》制片人的一跪,跪出了关注,那票房和艺术片的发展呢?


      《百鸟朝凤》,5月6号上映,上映一周总票房417万元,而同日上映的《美国队长3》,票房已累计有8.2亿元(以及悬殊的场均人数)。根据猫眼电影专业版,《百鸟朝凤》 v.s. 《美国队长3》的排片占比分别为0.8%、37.0%,上座率分别为21.3%、4.3%,豆瓣电影评分别为8.4、8.0。



      就客观数据来看,《百鸟朝凤》的票房成绩与它的上座率、评分是不匹配的,该片的制片人方励都说,“《百鸟朝凤》的优质上座率与口碑相比,影片票房堪称惨败”。




      但比《百鸟朝凤》票房与上座率、口碑的反差更夺眼球的,是昨晚其制片人方励的下跪,这一跪,跪出了两个声音,也跪出了电影的热度,更跪出了对艺术电影、艺术院线的关注。


昨晚发生了什么?


      5月12日晚8点,《百鸟朝凤》制片人方励在微博进行直播,聊起该片幕后的各种不易,说着说着竟下跪磕头,恳求院线经理在接下来的周末为《百鸟朝凤》增加排片,“只要你能够在这个周末给我们排一场黄金场,我老方愿意给你下跪。”


制片人这一跪,跪出了两个立场。




支持片方,应该提高《百鸟朝凤》的排片


  • @何爷微博:这电影拍完两年没人发行,200多志愿者努力和部分院线有限支持后得以上映。李翰祥导演有句话我觉得是说给所有电影人的:(大意)与其景上添花,不如雪中送炭。意思是说票房好的电影、自有观众支持,票房不好但是个好电影,需要电影从业者们的支持。


    我觉得一个真正的电影人为了拍片机会,获得投资,得到影评人赞许,获得好票房兼顾口碑都会做出不同程度的让步,过程都很挣扎,如果一个完全不在此挣扎的电影从业者或参与者,一定是个非常自恋与自私的人。


  • 豆瓣网友@天天笑嘻嘻:因为导演去世了,国产电影月也是有配额的,比如说那个月只能上12部电影,备案的时候导演兼出品人应该是处在病危中,没有去备案。为什么选在5月上映,这部片子其实是没有了出品人也没有宣发的,都是导演朋友义务帮忙,就像赶鸭子上架一样,大家临时接到任务,只能做成这样。只有一个点,方励这么做不是为了票房,只是为了能让更多人看到导演遗作。



比增加排片更重要的是建立艺术院线啊


  • @徐峥:其实也应该尽量拉长排片周期至半年。更重要的,也希望电影观众,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和吴天明老师或方励老师同龄的,能够给这部电影一个机会。在此,也一并呼吁艺术电影院线的建设。


  • @韩寒:《百鸟朝凤》一路走到今天很不容易。期待艺术院线早日建立,可以给非市场取向的电影更多空间。


  • @郑峻:艺术电影本来就是小众市场,很多制作精美、高评分的艺术电影票房都很惨,当然这并不影响到他们在影史的地位。院线经理首先考虑的是票房,不能指望院线经理放弃大众市场的收入,牺牲自己的利益给艺术电影排片让路。普通观众爱看的还是爆米花商业大片,也没什么可苛责的。大部分人进电影院是为了放松。不过,互联网本来就是可以完美覆盖细分市场的。正版视频网站可以点播收费,同样可以满足想看艺术电影的观众,也给制作方带来此前难以获取的收入。跪求排片照顾不如考虑拓宽发行手段。


    实在是希望艺术电影人拓宽思路,带来稳定线上票房和观众基础,维持可持续运营模式。不能每次都指望院线优先考虑艺术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这么下去,谁愿意赔本拍艺术片呢?


  • @来去之间:为啥优酷或者爱奇艺不做个“在线艺术电影院线”呢,片方可以单独定价就是了……电视剧都可以“先网后台”了,电影片方为啥不试试,反而非各种逼院线给你开场次。小众电影,让院线播,院线有成本弄不好就亏了,但是互联网,没人看也没啥成本……不过不太清楚这种没成本还有名声赚的事儿,为啥视频网站不做,估计还是片方比较执拗。


还有些人觉得下跪太过了,他们怎么回应?


先不说关于“艺术院线”的事情,留到结尾,看下制片人为何下跪。


《百鸟朝凤》因为缺乏宣发经费,电影拍摄完成后搁置了两年,直到遇到了如今的制片人方励,他曾为《后会无期》、《二次曝光》、《万物生长》等电影制过片。方励在看完了《百鸟朝凤》后,感动得流眼泪,在了解到项目因缺钱无法宣发后,便承诺下来,“你缺多少钱我给你补多少,一定要把这部电影推出去。让观众都看到吴天明导演这么好的一部作品,这样我们才对得起这位艺术家。”


这才有了如今方励对于影片不遗余力地争取排片,但事情发生后,支持声质疑声也都来了,面对大众的反馈,方励也给出了回应(有摘编):


我是有点控制不住情绪,真的挺伤心的。今天是最后一次争取院线经理和观众,也是最后一线希望,团队希望我们做个直播,因为这个周末又有几个新片要上,现在排片只剩1.2了,排片是从2跌倒1.2的,我之前的《后会无期》从38%掉到24%,预排片就变成10%了,这个跌的太快了,所以我做直播是给观众呼吁,隔空喊话给影城经理。


没有任何公司愿意接这种电影,发行一个片子至少需要5、60个人,累死人跑死人的。影联传媒是我最后碰到的一家,碰到讲武生,他是重庆人,我成都人,半个老乡,他们看了片也被打动。


现在是市场发展的早期,没有实现细分,屏幕增加太快,从业人员对电影的理解完全不足,很多人不懂电影,对电影规律不懂、无法识别。每周十几个电影,影院经理看不过来的,他们根据什么排片?


其实影城应该有差异,每个社区人群,收入,文化都不一样,每个影院消费模式也应该不同。现在是导致大家一窝蜂,都是看万达,金逸上什么,就跟着上,不去研究产品,不去研究消费人群。


做营销最难攻破的就是影城经理这一波,他们没有时间去看所有的电影,怎么办?他们需要学习研究,通过故事简介、预告片,通过对自己地盘消费人群的熟悉和了解去排片。


我真的什么都不在乎,只要能够多一点影院经理(看到),有一个行动能给排一场,我觉得就值。


艺术院线在国内现状如何呢?


我们似乎还未到发展艺术院线的最佳时期。


关于方励的下跪,有两个观点值得我们关注,一是:提高艺术片在商业院线的排片;二是:建立专门放映艺术片的艺术院线。


      关于艺术电影该何去何从,我们已经有何进展了呢?贾樟柯导演曾表示,艺术电影的现状很艰难,“既难以进入商业放映体系,又欠缺专门的艺术影院,形同流离失所的‘孤魂’”。


      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,不少业内人士就尝试建立艺术影院和艺术电影院线,但因为市场阶段、政策框架、观众需求、观影文化以及运营模式等多方面因素制约,中国艺术院线一直发展的较为缓慢。


      据2015年的报道显示,目前北京的放映艺术电影的机构有BC MOMA百老汇电影中心(简称百老汇)、中国电影资料馆艺术影院(简称电影资料馆)、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艺术影院(UCCA影院)、卢米埃影城。


      其中,只有百老汇是进行商业运作、列入商业放映体系、从属于电影工业环节的影院,是艺术影院中较为经典的案例。百老汇的文艺影片一般定价都在60左右,低于其80元的商业影片定价。普通会员卡可以买到40元的票,VIP储值卡会员则是半价。


      UCCA文化项目总监崔峤曾介绍,柏林人口仅400万,却有超过100家各具特色的艺术影院,“北京人口接近2000万,我觉得至少要有50至300家艺术影院才对,但我们远远低于欧洲国家的平均数量”。


      其实国内艺术电影发展举步维艰,艺术院线发展有限,不仅因为肯为艺术片消费的人群太少,而且没有消费市场、利好政策就没有资本注入,艺术片的产量和质量也完全跟不上去。影评人张小北也曾表示:“我国生产的艺术影片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,都难以支撑一条院线的正常运营,必须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进,但目前这一点显然不现实。”

 

      现在国内电影讲究什么?IP。因为IP电影往往可以得到更好的收益,良性的投资回报循环更有利于电影公司在制、发、放的垂直领域里发展,自然很少有公司愿意去投资高风险、低回报的艺术片。而且中国目前没有具有市场影响力的艺术活动、奖项,没有形成一个艺术片环境、氛围。


      有业内人士曾指出,每年中国会生产600部左右的故事片,大概100-200部可以进入院线,能上映的艺术片则更少。


      美国也曾遇到过类似的境遇,电影市场被当时的八大电影制片厂垄断,小众影片的被冷落,后来美国政府颁布了反垄断法来对此进行限制,保护了小众电影。


      目前,在美国,艺术片可以在独立影院、艺术院线、大型院线旗下的特别放映中播放,不过像艺术院线和大型院线旗下的特别放映,也只有有过奖项提名或评价很高的艺术片才能上映。


      中国没有形成成熟的艺术片市场,与中国人均收入也有关系。有研究显示当人均GDP(国内生产总值)达到1000美元时,整体国民才愿意为艺术买单,艺术市场才能真正启动;当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时,艺术市场才会出现繁荣。


      2015年,中国人均GDP为约合8016美元,美国的人均GDP超过3.7万美元。


      我国刚跨进“艺术市场出现繁荣”的门槛,整个电影市场的规模才初建起来,刚刚入了如何拍好商业片的门,这时谈建立一个良性的艺术片市场还是颇有难度的。


      而且美国的电影票对比他们的收入而言,也比中国电影票均价要低,这也抬高了国人愿意掏钱看艺术片的门槛。


      笔者随手查了下附近的《百鸟朝凤》排片,影院对它的排片一般在一天1~2场,且在非黄金时间段。而附近的两家UME华星国际国际影城则给予了《百鸟朝凤》最多的排片,且覆盖了黄金时段。当然UME这么做的原因也比较好理解,这家影城定位中高端人群,这类人群更具有消费艺术片的能力(指思想与物质),因此增加《百鸟朝凤》的排片也合情合理。




牵手华为荣耀,玩自制内容……优酷进军VR怎么玩儿


5月11日的上海,晚上7点40分,优酷“奇妙夜”在VR版“邓丽君”的一首《甜蜜蜜》中拉开大幕。


在交错的灯光下,现场的旋转木马、独角兽、穿梭在会场的外国酒保……都让人产生一种梦幻的感觉。这正是优酷为VR打造的气氛。为此,10年来,优酷第一次选在晚上召开发布会。



    直到现在,合一集团高级副总裁李捷还记得两年前古永锵对VR的兴奋:“中了魔一样”地向自己介绍虚拟现实技术(VR),“一定是未来,我再创业一定做VR。”


      低调筹备2年多,优酷的VR布局终于亮相。当古永锵穿着文化衫登上舞台发言时,兴奋得像个孩子。“优酷成立之后,我们预见到单屏到多屏的时代,10年之后,2015年的生态大会上,我说过我们将进入一个全屏即无屏的时代。如今,单屏、多屏、技术、内容的改变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,VR时代开始了。”


      在发布会现场,优酷不仅拿出了《黑童话》等部分自制内容,还公布了成立100亿VR基金,以及与华为荣耀达成合作的消息。在会后的媒体群访中,古永锵回答了优酷进军VR领域3个关键问题。与VR领域的其他玩家相比,优酷的VR将从哪里切入,怎么选合作伙伴,又将如何变现?


从哪里切入VR市场:版权购买+合制+自制


      目前,在国内的VR创业公司主要有两大方向,一个是硬件,一个是内容。最早,优酷在进入VR时,也曾经在硬件和内容上有过纠结,但最后选择直接从内容切入。


      李捷回忆道:“这个Vkoo我们俩讨论过,我们第一直觉,硬件这个行业是非理性的,我们感觉这个市场是非理性的,在非理性的时候,你在进入这个行业是很可怕的,更新换代快,而且,硬件本身比较重。”截至目前,优酷已经和80%国内VR内容制作团队签约,并拥有50多家海外战略合作伙伴。


      相比多年前的版权采购方式,优酷正在以一种“自制”的姿态进入市场。在古永锵看来,相比10年前的视频时代,优酷进入VR内容的自制时间节点要早得多,这与整个行业的变化有关。“回想10年前的视频网站,到2009年才可以做自制,合制是最近一两年才做,像汪涵、孟非这样两年前在我们平台里做网络综艺,这几乎是不可以想象的。但是在VR一开场的时候,从去年到今年,所有的明星,他自己在其他平台实现不了,他们看到优酷的技术和想法之后,愿意跟我们合作。”


      在当天的大会上,合一集团高级副总裁魏明介绍了目前优酷在综艺、音乐、纪录片、直播等方面的自制内容进展:


VR综艺:《火星情报局》、《极限挑战》、《国民美少女》、《康熙来了》等综艺节目。

VR音乐:尚雯婕最新的MV、TFboys MV、Bigbang MV、陈冠希外星伴侣MV等内容。

VR直播:俞敏洪的“洪哥梦游记”、“挑战不可能”的攀珠峰等直播VR内容。


      在剧情短片方面,优酷还重点介绍了同数字王国,以及黄晓明易星传媒合作拍摄的国内首支VR短片《黑童话》,黄晓明和马思纯将担任这部影片的男女主角。


      接下来,三方宣布将启动 “百个VR视频征集计划”和“导演及相关公众的培训计划”,并成立基金池,孵化出更多VR方面的IP。未来,优酷还将继续在纪录片VR领域展开探索,预计今年内会有10支以上的优质VR纪录片产出。


      此外,优酷还和包括狮门影业在内的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达成协议。引入了《饥饿游戏》、《分歧者》等IP的VR版,也同专注于VR的公司数字王国、Reload Studio、Filmakademie等达成合作,展示了讲述人类因环境问题探索银河系的《Raven》、动画类短片《美猴王》、重现无人机探索小行星洞穴的《声纳》等一系列VR剧情片。目前,优酷已经全面覆盖圣丹斯电影节叙事类VR内容的70%。


怎么选合作伙伴:请来HTC和华为站台,构建VR生态


      在会后的交流中,古永锵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来形容优酷此时在VR领域的现状:“和10年前的视频网站接入行业的情况不同,当时是草根创业,现在是土豪创业,我们不再像以前草根创业那样的方式慢慢来,并不排除通过资本方式并购一些小VR公司以快速成长的打算。”


      最土豪的表现莫过于在对VR方面的资本储备。优酷宣布和华岩资本达成合作,成立一支专注于VR/AR技术的早期基金,规模为上百亿。当然,除了钱以外,优酷在VR领域的合作伙伴也颇为“土豪”,其中就包括华为手机。


      选择跟华为合作,主要是优酷看好未来移动VR市场潜力。今年华为荣耀发布的V8旗舰机型是支持2K屏的最高端手机,会给VR带来更多技术支持。优酷将与华为独家合作一起送出800-900万台V8手机。这相当于给整个市场做了一项VR硬件普及工作。通过这道移动VR设备的基准门槛,优酷打算实现用最短的时间占据移动VR入口的目的。


      李捷表示,这就相当于智能手机刚刚推出市场时候,大家感叹各种新功能一样,未来,大家见面打招呼的时候就会说,你的手机不带VR功能?如果以后手机不支持VR内容,有可能卖不出去,而这里头,搭载的都是优酷的VR内容。


      除了跟华为的合作之外,优酷还跟HTC达成合作,当晚,HTC VR中国区总经理汪丛青在现场介绍了HTC的最新VR设备。


      在优酷VR长长的合作名单中,还包括不少国外VR和AR公司。为了深入国外VR市场,古永锵甚至在优酷集团的人事上做了重大调整,并将魏明外派到了美国。“阿里巴巴和谷歌正在投资一家美国先进的AR公司。”


有了这些合作伙伴,一个VR生态系统已经慢慢成型。这个系统主要包括5大要素:


1. 拍摄。30个节目动用了16到17个拍摄团队,这些拍摄团队几乎用到了全球最主流的VR拍摄的团队,包括索尼。

2. 内容。未来会陆续发布VR自制内容片单。

3. 平台。有播放平台、应用商店、SDK/API系统。希望所有VR拍摄设备都可以很容易使用优酷的上传、分享、优酷观看和播放。

4. 播放。在与HTC、华为荣耀陆续发布的产品中都可以播放VR

5. 变现。会将广告分成、硬件分成以及优酷会员收费体系打通。


      通过这个合作开放的生态系统,优酷的目标是,要在1年的时间内变成中国最大的VR内容应用平台,用优酷平台看VR内容的人可以达到3000万。


如何变现:硬件分成+广告收入+线下体验


      即便有如此豪华的合作伙伴名单,优酷涉足VR面临着像其他企业一样的终极问题:如何盈利?视频网站进军VR会不会重蹈当年烧钱的覆辙?


      在古永锵看来,VR的变现,显然要当年视频网站乐观得多。“现在讲变现有点早,但我们能够下决心做VR创业,最根本的想法在于我们多元化的变现能力,VR用户收入和十年前不一样,除了基本的内容以外,用户沉浸在环境里是另外的体验,这是他们愿意付钱的地方,先把这块收入做起来。”


      其实,目前在优酷的计划中,VR主要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toB模式的广告分成以及硬件内自带的内容分成模式,另一种是toC模式的体验收费。


      未来两个月优酷VR的核心化会发布商业合作伙伴变现计划,这其中既包括荣耀观看设备中提供分成的计划,会提供VR的广告分成以及基于VR电商营销的合作。私有化之后,优酷的背后是阿里巴巴集团,借助阿里巴巴的商城和电子商务的优势,能够帮助我们的硬件厂商更快的销售它的设备,我们也希望在家庭娱乐、体验中心以及移动直播互动场景中创造更多的商业变现的模式,让优酷的内容生产者和硬件厂商赚到它的第一桶金。


      简单说,硬件分成相当于把优酷的VR内容植入硬件设备中,当硬件卖出去的时候,就可以有一部分内容分成;而针对用户的部分,比如一段30分钟的VR视频,变现模式可以分为两种。第一种,用户可以为这段视频付费观看;第二种是用户可以免费观看,但前提是必须看几分钟的广告,这时候是纯广告费的模式。


      更重要的是,未来优酷的会员系统也将与VR打通,尽管,这项计划的时间表还没有确定,但优酷方面表示,未来将推出独立的VR会员。


      古永锵甚至认为,VR从产生第一天可能就会出现会员方式,甚至会员方式为主,甚至还会出现会员的硬件是免费的,内容是收费的。“移动VR做到一定量级,肯定会有VR会员出现。你不买VR会员包,好东西看不了,我们会有一些东西是广泛的大家去体验,但是高质量的,一些合制的包括海外引进的东西肯定要收费。”


【免责声明】部分内容为亿枫咨询转载,仅代表原文作者观点,如有版权相关问题,请联系我们!


(来源:新浪网、虎嗅网)




亿枫咨询,基于“企业咨询与战略发展+金融服务+互联网服务”的理念为客户提供一站式咨询服务。







VR资源网整理出品

+1
4
相关文章
VRZY.COM VR资源网

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