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r,ai,体育,影视……追热点的暴风为何刚迎来今年第一次涨停?

vr,ai,体育,影视……追热点的暴风为何刚迎来今年第一次涨停?

原始标题:


12月8日,暴风集团(300431.SZ)终于迎来了2017年的第一次涨停。这也是今年7月公司公告,称正在筹备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四个半月后的首个交易日。

就在复牌的前一天,暴风集团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,CEO冯鑫穿着印有暴风LOGO的蓝色外套站在舞台上,身后的屏幕上写着“不容易的2017”

冯鑫分享了这一年中的内忧外患:暴风TV和VR最需要钱的时候,遭遇到A股互联网的低谷;“乐视事件”的发酵,使“学徒”暴风也受到外部的种种质疑。

很快,冯鑫话锋一转,宣布了一个好消息:东山精密(002384.SZ)和如东鑫濠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与暴风统帅及公司协商确定了8亿元的增资协议,增资后暴风集团拥有暴风统帅21.58%的股权,31.97%的表决权,仍掌握着实际控制权。

除了融资的利好,当然还要讲讲2018年的战略。这一次,冯鑫讲的是关于AI的故事。AI+内容,AI+推荐,AI+交互,总之,AI要成为暴风全线业务的发动机

其实还有一条发布会以外的“重磅”让暴风和区块链扯上了关系:据币世界报道,12月8日10时限量开售暴风播控云金色版,价格4999元,截至前一天晚间,已经超过35万人预约。

简单的说,暴风播控云类似前一阵被炒得火热的迅雷玩客云,用户可以通过共享带宽资源和存储空间“挖矿”赚取积分。要知道,同样做播放软件起家的迅雷,前一阵可是靠着这个概念半年内美股股价涨了六倍之多。

多重利好共振,才出现了今天开盘后的一字涨停。这样的情境,与2015年5月暴风登上创业板后连续36个涨停板,创造的A股历史上最长连续涨停纪录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这两年多,冯鑫不可谓不努力。

乐视、阿里、迅雷一个个“学习”的对象,VR、AI、互联网电视、影视、体育一个个追逐的风口,暴风的资本故事讲了一个又一个,却挡不住股价的连续下跌。2017年年末,这一次久违的涨停,能使它摆脱连续一年半的下降通道吗?

最“长情”的VR故事

2014年五一期间,冯鑫决定要做VR。就在一个多月前,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,这成为引爆全球VR产业的一个*********。

他曾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,“一个人在办公室,从下午一直到晚上,考虑了很多问题,最后就问了自己:如果今后因为这个(VR)把暴风扔掉愿不愿意?后来的答案是肯定的。”

冯鑫相信,两三年VR就会成为下一个中心,所有一切都会围绕它展开,“你会发现一切公司如果不围绕VR就会不行。”

2015年3月,暴风科技(后改名为暴风集团)正式登陆资本市场。不得不说,暴风上市后那36个涨停板,有不少想象的空间是VR这个概念带来的。

此后的一年,是国内VR/AR产业疯狂的掘金期,从VC到上市公司的投资基金,各种热钱都往这个产业里钻,希望赶上这趟疾驰的赛道。

2015年11月18日,暴风魔镜举行了“VR Here|虚拟现实引爆日”发布会,推出暴风魔镜一体机“魔王”和暴风魔镜4这两款硬件产品,并宣布未来一年“三个1000万”的目标:

1、推动中国VR用户达到1000万;

2、 每月给游戏合作伙伴分成达到1000万;

3、每月给内容合作伙伴分成达到1000万;

果然如主题所指的那样,第二天VR概念被“引爆”,A股相关股票全线涨停。彼时,暴风自己却处于停牌期,因为冯鑫还酝酿着更大的盘子,他想要快速打造出一个类似“乐视生态”的模式。

当然,VR依然是冯鑫的“心头肉”,他说All in 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”。

在高歌猛进的2016年1月,暴风魔镜也宣布了2.3亿元的B轮融资,估值达14.3亿,成为当时国内估值最高的VR公司。

冯鑫为什么会做VR?在他2014年与自媒体人阑夕的一次对话中,表达的很清楚:希望让内容消费最下游的工具(暴风影音)一跃成为握有生态话语权的上游入口(暴风魔镜),与其他的可穿戴设备生产商一起,挤出产业红利。

阑夕对此评论,认为冯鑫并不愿意遵循进化的惯常规律——从工具到渠道再到平台最后抵达入口——他为暴风影音所造的梦,是基因突变,直接越过中间形态跻身入口

“我不喜欢用‘风口’这个理论,但是如果要这么讲的话,虚拟现实一定是下一个风口,是从0到1的剧烈动荡,越早进来,越早受益”,冯鑫说。

显然,先入为主,快速抢占市场,成为暴风魔镜的核心打法。

但冯鑫高估了VR的发展进程。暴风魔镜的团队规模迅速扩张到500人,但C端消费者对VR硬件的热情却并没有那么快的到来;融资市场的热度也在证监会叫停上市公司“跨界定增”后急转之下。

B轮高额融资仅仅九个月后,传来了暴风魔镜裁员的消息。

曾经在暴风魔镜“VR Here”发布会上高调亮相的CEO黄晓杰,一年以后的11月,选择了用公开信的方式对外进行澄清,在《致所有关心暴风魔镜的朋友》中,列举了Google、Facebook和微软举行了三场关于VR的重要发布会,以表示对行业的信心。

同时,黄晓杰写到:过去两年,暴风魔镜作为拓荒者不得不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,除了硬件,我们还做了应用商店、视频播放、社交和游戏,还有行业垂直应用的尝试,如房产、汽车、旅游、UGC等方向。

“我们马上就会迎来VR的春天……2017年注定将是VR指数级爆发的一年。”

2016年12月12日,黄晓杰发布了第二封公开信,称“VR的进化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,VR全民化的时代即将来临”,为即将发布的Matix最新VR一体机提前宣传。

一周后,主题为“VR Evolving | 虚拟现实·进化”的盛大发布会在北京举行,宣布推出最新一体机——暴风魔镜“3K屏概念机”Matrix,称其在清晰度、头显重量、眩晕等三大阻碍VR普及的难题上取得突破。

从投资人、创业者蜂拥而至,到“VR寒冬”言论满天飞,冯鑫觉得“有点意思”,言语中透着“摇滚青年”的那种任性与不服输。

事实证明,这也是暴风最后一次为VR单独举办大型发布会。VR正在褪去,AI作为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。

两次停牌

2015年3月24日,暴风成为乐视之后,国内A股第一家上市的互联网公司。上市前冯鑫和当时《创业家》雷晓宇有一个访谈。

曾经,冯鑫是互联网圈一个特别苦哈哈的创业者,“过去几年,我们一直都很艰难。一直都是用最低的成本做一个尽可能创新的东西,背后蕴含着非常大的劳动。”

上市以后呢?“我现在做的事情,对我来说十分之一的功力,太简单了。我就负责把这罗盘一个一个点亮就好了。”

经过八年“抗战”,终于苦尽甘来,资本市场给了暴风从未有过的竞争筹码。 “在中国互联网不当第一是没得玩的,或者没什么趣味”,冯鑫当然想借此进入一线的阵营。

2015年,暴风集团上市后数月,就进行了一次长达五个月的停牌,据说当时冯鑫去闭关了。

停牌期间,暴风完成了13个方向的布局,投资、孵化超15家公司,覆盖了软件、硬件、内容等各个领域,根据《财经》杂志的报道,这13个方向分别是:私影、加油站(移动WI-FI领域)、云视频、DT(大数据)、音乐、VR、秀场、暴风TV、TV助手、影视、游戏、文化、海外。

这一系列的买买买,让人眼花缭乱。暴风集团的战略故事也同样一年一个说法:

2015年,暴风首次提出DT大娱乐战略,宣称将通过大数据关联暴风的各项服务,包括视频、音乐、游戏等业务;

2016年,暴风将战略升级为N421,N代表着广告、电商、金融、硬件、O2O和游戏等多种商业形式和载体,影音、VR、TV、体育四大平台是立足点,影视和体育是两大内容提供商,最终以DT(Data Technology)为核心,为用户提供不同的娱乐服务。

2017年,升级到如今的AI战略,暴风的核心业务聚焦TV和VR这两块屏幕上。

在冯鑫看来,战略本身并没有发生变化,最基础的仍然是用户平台,“对暴风真正重要的未来是VR和TV两块屏幕。从DT大娱乐到N421,这里的变化就是暴风变得更聚焦更垂直。”


扫码我就亲你一口








VR资源网整理出品

+1
4
相关文章

热文